明年开春,我的寿衣就绣好啦!「“有鬼”故事」

凤凰读书 2016-09-04

>>>> 人人都有故事,

这是[有故事的人]宣告的第357个故事

明年开春,我的寿衣就绣好啦!「“有鬼”故事」(图一)


图文无关


大姨和会“下阴”的大姨夫

  云子的小窝

那年我十岁,却听到、见到了时隔四十年后依然怪异不行信但又不得不信的作业。

妈妈的长姐叫“润桃”,这当然即是我的大姨喽。她新近守寡,我十岁那年的暑假,爸爸妈妈按例送我来到大姨家陪她。

大姨家住塞外乡村,家里一条大炕,任何客人来了,不论男女都在大炕睡下。爸爸妈妈住了一夜,夜深了,还趴在大炕上叙着好些话,暗淡的灯火下,早已困极了的我,只记住了那晚大姨眼角的泪珠。

第二天,爸爸妈妈起程回家。走时叮咛我要听大姨的话。暑假完毕前,他们是不会来接我回家的。

不接就不接吧,横竖我年年在这儿过暑假。我喜爱碧绿的郊野,金黄的莜麦花,还有村外的那条大河全日流得哗哗啦啦。

直到看不到爸爸妈妈远去的背影时,我好像甩了缰绳的小马,愉快得不知该往哪撒花。猛一回头,乍见大姨也在身后,慈祥地递给我一个莜麦饺子,烤得焦黄喷香。微风里,她的青丝多过黑发。

那年,她六十五了。

◆  ◆  ◆

大姨让我给她纫针。她眼花得凶猛。大姨炕上有两个圆形枕头,本地家家都有这种枕头,枕芯装荞麦皮,它既是枕头也是靠垫,名叫“瓜蛋”。大姨让我把纫好的针带上长长的线,别在瓜蛋上,便利她取用。

大姨的线花花绿绿,可好看了。我一口气纫完了她悉数的针,喜爱得大姨对我又搂又亲。

所以她盘腿坐在炕上,开端在窗前刺绣。嘴里好像在和啥人对话。是的!对话!表情时而安祥时而激动。发音乖僻,口型也乖僻。我细心听了听,没一个字能听懂!我问大姨跟谁说话,大姨看着我,不苟言笑地说了一句我能听懂的话:“你看,这不是你大姨夫吗?”

我环顾邻近,屋里只需静静地家私、我、大姨,并没有其它啥人呀!心想,或许大姨在逗我呢。因为惦记着村里的小同伴,我这头小马也就没功夫澄清这事了,想着回头再问问大姨吧。

◆  ◆  ◆

大姨年青时是有名的佳人儿,也是闻名的巧手。听说,她绣出的花儿能引来蝴蝶,她剪出的窗花惹得小媳妇们都来取样儿,每当十里八村的嫁娶,那新娘子必是要请我大姨去给梳头的。所以大姨在本地也是个众所周知的人物。可就这么一自个儿,偏寻了个世人眼里“游手好闲”的算命先生作老公。我这大姨夫不大出门,成天在家看书,偶然有人来算命,也就开倒闭。假如真实吃了上顿没了下顿,他也走村串乡一番,走上几天几夜拿回点口粮罢了。大姨日夜做些针线忙活着糊口。

大姨夫也有挣大钱的时分。他有本事“下阴”。―――即是阳人能够去阴府就事,几天后还能回得阳世来。妈妈对我讲过一件事。说有一年初夏,外村有自个被牛撞死,没来得及留下话,他儿子寻不着他爸爸把家财藏哪了,想托付姨夫去阴间找他爸爸问问。姨夫起先不愿,大姨也对那家儿子说,下一回阴府,不死也失半条命,回来再对阳人泄天机,恐惹怒了阎王要折寿。那家儿子走了,过了几天,又来,这次他带来了十五个银元。当时一九五五年,已是人民币通行的年代了。

◆  ◆  ◆

为了白银,大姨夫在那人家的大炕上躺了下去。―――“下阴”去找那个被牛撞死的人。大门是打开的,大姨夫叮咛那家人,不论他“躺”几天,他没醒过来之前,屋门不能关,关了,他就再也回不来了;他人也不许进来,更不能摸他的身体、不能向他问话,假设被打扰,他也就回不来了。

七天曩昔了,大姨夫不吃不喝也不动,就直挺挺地躺着。大门一向没人敢关,也无一人进入房间。时期,只需大姨从门外往里张望过一回,见大姨夫面如土色,她忧虑得直掉泪。

第八天夜里,那家人听到院里有响动,匆忙出来,看见大姨夫趴在井边,奄奄一息。一家人慌张给姨夫灌几口井水下去,姨夫有了力气,抖着嘴含糊地对那家人说了句;“去猪圈~~~~”

猪圈坐西向东,并排三间,高一米五摆布。几头猪在熟睡,偶然哼哼几声。猪圈墙边的一棵大槐树上,槐花正开的芳香。月光下,茂盛的树影映在地上上显得光怪陆离。

大姨夫被那家人搀扶着,颤颤歪歪地走到中心猪圈前,缓慢伸出一根手指,那家儿子当心翼翼地问;“先生,是这儿?”。大姨夫低垂着头,双腿绵软,简直不能站立,两头有两个汉子架着他。那家儿子命几个子侄操起铁锹镐头,进了猪圈。猪被赶出来,心生怨气,哼哼嘤嘤。那伙人抡起家伙儿朝着地上砸了下去!开挖!

大姨夫抬起眼皮,渐渐摇头,手指还指中心那猪圈。那家儿子疑问地看着姨夫问:“先生?~~~~~”姨夫嘴唇颤抖,用力说出两个字:“后墙~~~~~”“快!砸后墙!”

◆  ◆  ◆

从姨夫还阳至挖后墙的这段故事都是村里村外的人撒播的,就连大姨也是听串门儿的同乡喜形于色地讲的。而大姨夫呢,回来后从不说“下阴”的事,人也愈加缄默沉静。至于那家人总算挖得了多少祖产,没人知道。有说几缸银元的,有说几缸金条的,越说越邪乎。但能够必定的是,那家人从此搬离了村庄,不知去了啥本地。

◆  ◆  ◆

早饭往后,大姨又在窗下刺绣,又在和大姨夫说。这回我爬上炕头,坐在瓜蛋前想细心听清大姨终究说的啥言语。大姨放下针线,细心打量我,没有浅笑,没有恼怒,直瞪瞪地,我被看得心里发毛,回身溜下炕,一阵风跑向麦场。

大姨有个儿子,叫“兰柱”。兰柱嫂和大姨不睦,虽然两家就住在一个宅院里,但从不来往,兰柱哥育有两个女娃,也从不迈进大姨屋子,只需兰柱哥偶然站在檐下向大姨问几句话。大姨就这么孤寂地在窗下刺绣,日复一日,从没改动。

◆  ◆  ◆

一日黄昏,我疯耍回来,肚子饿得凶猛,冲进厨房找吃的。屋外红霞即将落尽,屋里显得暗淡,模糊可辨家私摆设。我先到水缸边舀一瓢水,饱喝几口后,又摸到灶台,掀开锅屉正要拿莜麦饺子,不料,大姨在里屋说话了,声响详和,声调缓慢:“疯丫头,你走路轻点,你看看,把你大姨夫也撞倒了。”

我听了有些惧怕,细心环视周围,只需黑黢黢的家私和空气中湿润的滋味,并不见大姨夫呀。想起教师说过“世上本无鬼”的话,大声批驳大姨:“瞎说!没有大姨夫!”大姨仍是那种不紧不慢地说“那不是在水缸边站着么?”

◆  ◆  ◆

暑假完毕了,爸爸妈妈接我回城。我和大姨离别时,对大姨说:“大姨,下一年暑假我还来陪你!”大姨乖僻地浅笑,眼含神往,望着远方说了一句:“下一年开春,我的寿衣就绣好啦!”

是的,第二年春天,大姨的确做完了她的悉数寿衣,并穿上它们,安安静静地死了。

因为我在上学,就没有给大姨送殡。爸爸妈妈回来后的一次谈天中,说大姨没饭吃,是活活被儿子饿死的。还说,入殓时,大姨的寿衣不只做了一套,而是两套,都是花团锦簇的绣衣。只不过,一套大的,正合适大姨身高,另一套小的,看上去只需七八岁孩子才穿得了,给谁的呢?

我惊奇地站起来,对爸爸妈妈说:“大姨和我说过,人身后身段就变小了。大姨夫只需水缸那么高~~~~~”


明年开春,我的寿衣就绣好啦!「“有鬼”故事」(图二)



作者:云子的小窝,女,山西大同人,小学教师。


这篇文章责编:糖糖


版权为有故事的人悉数,未经授权,请勿转发


明年开春,我的寿衣就绣好啦!「“有鬼”故事」(图三)



有故事的人






人人都有故事
一个献给悉数人的故事宣告与共享途径

长按二维码,可重视咱们,投稿,读故事

明年开春,我的寿衣就绣好啦!「“有鬼”故事」(图四)


凤凰网出品 公号ID:ifengstory
主编:严彬(微信:larfure)

投稿邮箱:istory2016@163.com

明年开春,我的寿衣就绣好啦!「“有鬼”故事」(图三)

关键字: 有鬼,故事,好啦,开春,我的,寿衣,明年,大姨,十岁,父母,大炕,大姨家

特约作者

推荐阅读 ^o^

只需2.5年  你的年薪将会令你惊叹!!!

只需2.5年 你的年薪将会令你惊叹!!!

『中國邊疆研究與歷史書寫』研討會日程安排

『中國邊疆研究與歷史書寫』研討會日程安排

过真伤己、过直伤人

过真伤己、过直伤人

中国人走得太远太快,灵魂跟不上了(深度好文)

中国人走得太远太快,灵魂跟不上了(深度好文)

他说第二,有人敢说第一吗?

他说第二,有人敢说第一吗?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prve

两个人在一起,重感情的人,伤得最深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