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丨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4)

悦读纪 2016-04-20

点击上方连载丨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4)(图一)

蓝字重视

微信号:yuedugirlbook

正常情况下,言情小说的女主角以身相许是回报。

她要以身相许却像是以怨报德。

连载时期点击破千万,

一部将读者萌得人仰马翻的爱情手册,

女主言传身教“我是怎样追到男神的”。

所谓的规范,都是为了不爱的人预备的。

这是一颗夏天烈日越挫越勇二十年,

总算消融冰山的故事。

连载丨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4)(图二)


内容简介

夏郁薰与冷斯辰是这么一种联络--

“你有啥了不得,你不就仗着我喜爱你。我通知你,今日你对我爱答不理,明日……”

“明日怎样?”男子疏离的眉眼悄悄拧起。

她喉头一哽,就要信口开河的“明日我让你高攀不起”硬生生转了个弯,变成了:“明日……明日晴转阴天,偏南风,温度10-15摄氏度,留心保暖……”

“……”

喜爱一自个是背注一掷的抉择。

抛开女孩子的拘谨与自豪,尽力踮着脚尖,想要站在你身旁。

有点哀痛,有点自卑,但心底有个小小的声响一贯在说:

总有一天你会喜爱我。

作者简介

囧囧有妖

水泥做的女汉子、伪文艺青年、深度宅。

文风欢脱囧萌,拿手都市喜剧体裁。

已出书<家有萌妻>。

新浪微博:@囧囧有妖的围脖

新书连载(4)

“啊,惨了!”夏郁薰俄然尖叫一声抬起头来,作用动作太大直直撞到了冷斯辰的脑门。

顷刻间,含糊的氛围化为乌有。

“嘶--夏郁薰,你练过铁头功的吗?”

“对不住对不住啊,阿辰!”夏郁薰手忙脚乱地替他揉着被撞到的本地,“对了,阿辰……呃,对不住又名错了!老板,我昨夜一夜没回去,我爸是不是知道我又惹祸了?”

冷斯辰想起昨日的作业就怒从中来,轻视地看了她一眼:“如今才知道怕,早干啥去了?你的双眼毕竟是干啥用的?那么大一块牌子都看不见,还傻傻地往里冲!我真想掐死你!”

夏郁薰被吼得耳膜都快破了,飞快地躲进被子里,闷声道:“俄然好困,睡觉,睡觉!”

冷斯辰无可怎样办地看着她:“我现已跟你爸说了你要跟我出差,三天后才干回来。”

夏郁薰又飞快地掀开被子,跪坐起来双手合十,用小鹿通常湿漉漉的双眼盯着他:“恩人!”

那双明澈的双眼装点着点点晨光,满满的都映着他的影子,莫名令他心头一颤。

冷斯辰失神地摸了摸她的双眼:“夏郁薰,今后别戴眼镜了,你的双眼很美丽。”

夏郁薰闻言脊背俄然僵直,有些慌张道:“对了,我的眼镜呢?眼镜!眼镜!”

胡乱探究一番,枕头下面没有,床上也没有,所以夏郁薰爬爬爬,越过冷斯辰的身子伸手探向床头柜。

冷斯辰一把将她悬空抱起来,然后按坐到自个腿上,怒道:“夏郁薰,你又无视我!”

夏郁薰的身体悄悄哆嗦,眸子里毫无预兆地逐步蓄满了泪,神态无比惊慌:“眼镜,眼镜……求求你给我……求求你……”

冷斯辰由于她的反响而愣住了,眉头紧蹙地握着她的双肩:“夏郁薰,不许哭!你毕竟怎样回事?”

“给我,给我好欠好?求求你……我的眼镜……我的眼镜呢……”

夏郁薰此时的神态就像没了刺的刺猬,满是无助和错愕。

冷斯辰叹了口气,一只手揽着她,一只手伸曩昔拿过她的包包,把她的瑰宝眼镜拿出来:“给你,别哭了。”

“眼镜!”夏郁薰当即飞快地抢过来戴上,身体总算不抖了。

她哭得筋疲力尽,无力地靠在他的怀里,抽抽搭搭的。

冷斯辰习气性地轻拍着她的后背,面色阴沉地想着她方才不寻常的反响。

实习上,这种作业现已不是初度发作了,但每次问她,都问不出所以然来,也不知道她毕竟是个啥缺陷。

过了一顷刻间,病房的门叩响几声,有人开门进来。

冷斯澈拎着早餐,看到歪靠在冷斯辰怀里的夏郁薰,神态为难地愣了顷刻,接着强自冷静地走曩昔:“哥,我给你们买了早餐。”

“小声点,刚睡着。”冷斯辰悄然将夏郁薰的身子抱起来从头放回床上躺好。

冷斯澈一边将早餐摆到桌子上,一边跟他说道:“公司里的作业不必忧虑,我都帮你处理好了。其他,白小姐来过一次,我支走了她,假定被她看到你和小薰……”

冷斯辰的眉头蹙起:“我和夏郁薰没有啥。”

“哥,你喜爱白千凝吗?”冷斯澈俄然问。

“她是哈佛结业,有姿色,有才干,爸妈对她很满足。”

“所以你是真的预备跟她断定联络?你喜爱她吗?”冷斯澈不依不饶。

“这不首要。”冷斯辰有些烦躁地系好领带。

“那小薰呢?”冷斯澈皱眉问道。

“这和她有啥联络?”冷斯辰神态不耐。

“你抚躬自问对她真一点感触都没有吗?哥,我真的不想提示你,你方才看着她的表情有多温顺。”冷斯澈的口气有些激动。

冷斯辰口气微冷:“斯澈,你毕竟想说啥?”

“我啥也不想说,我只想提示你,假定你抉择要娶的人是白千凝,就请不要再招惹小薰,不要做出令她误解的做法。假定你喜爱小薰,就跟她在一同,别再损害她!”

也……别再给我期望。

冷斯澈责问的话让冷斯辰心头烧起一簇无名火。他对她避之不及,何来招惹?

“一贯以来都是她招惹我,是她对我羁绊不休,我的审美没有你那么分外。夏郁薰那样的女性--假定她还算得上是个女性的话--我连看都不会看一眼。请你搞了解情况,不要老是把我和她扯在一同,我跟她底子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冷斯辰说完便面色阴沉地走下床拿起外套预备脱离。但是,当他走到门口正要关上房门的时分,动作却俄然顿住。

屋内,夏郁薰的声响微若蚊吟,可他仍是了解地听到了。

“总裁……请不要关房门……”

方才他说的话,她都听到了……

冷斯澈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冷斯辰冷静脸将病房的门翻开,然后回身脱离。

“阿澈……”夏郁薰唤了一声。

“我在。小薰,你要啥?”冷斯澈匆促应声。

“窗户也翻开好吗?”夏郁薰闷声道。

“好。”冷斯澈立刻去翻开悉数的窗户,蠢笨地阐明着,“小薰,哥的话你不要介怀,你也知道他那自个刀子嘴豆腐心……”

“没事的,阿澈你回去吧,我想一自个待会儿。”夹杂着花香的和风从窗外吹来,让她稍稍放松了一些。

“那……好吧,你要是哪里不酣畅记住按铃叫医师,我晚点再来看你。”冷斯澈满脸内疚,心中懊恼不已。假定不是他跟哥哥在病房里争持,她就不会听到那些伤人的话。尽管他期望她死心,但更怕她受伤。看着她如今这个毫无生气的姿态,他心痛到无法呼吸。

冷斯澈走后,夏郁薰静静地靠坐在床头,看着窗外。

她惧怕那种感触,被关在没有出口、只需漆黑的本地,不管怎样请求都没有人来救她。假定那个时分有人带她走,即是救赎她的神明,是她生命里的光,是她终身的崇奉。

有时分,对冷斯辰这种近乎病态的执着和依托,连她自个都感到心惊和惧怕,但是她没有办法,他早已融入了她的骨肉,她要怎样抽离?她知道自个如同自取灭亡,被那一顷刻间的亮堂和温暖所迷惑,毕竟或许会换来皮开肉绽,乃至或许是支付世命的价值,但是,她不懊悔……也无法间断持续……

深夜,夏郁薰一自个躺在病床上,白日里悉数被她压抑着的负面心境全都鬼魂通常吼叫而出。

心悸的感触越来越严峻,几乎让她无法呼吸,毕竟,她真实受不了地俄然坐动身子。

她火急想要脱节这种感触,想要找人说说话,但是,这种时分,她却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

毕竟,她掏出手机不抱期望地发了一条短信--睡了吗?

刚放下手机那儿电话就打来了,手机里传来或人自始自终欠揍的声响:“瑰宝,想我了?”

手机里了解的声响传来的顷刻,夏郁薰登时定心了些:“你怎样这么晚还没睡啊?”

“想你想的啊!”

夏郁薰的脸黑了黑:“还能不能好好谈天了?”

“好好好,好好谈天,你找我啥事儿?”欧明轩问,声响温顺。

“没事。”夏郁薰咕哝。

“没事你深夜三更打电话给我?”欧明轩扬声道。

“你能由于无聊就打电话打扰我,我怎样就不能没事找事打给你了?你大学三年打扰我那么屡次,我厌弃你了吗?厌弃你了吗?啊?”

“行行行,能打能打!等候打扰!说正经的,你毕竟出啥事了?”

“没事,即是患病了,一自个在医院里无聊……”

“病了?严峻吗?”

“不严峻,现已好了。”夏郁薰简略跟他阐了解下白日发作的事。

“那就给老子说真话,毕竟是由于啥事?”那丫头会由于生个病就软弱到大深夜打电话给他,他会信赖才有鬼。

“唔……由于冷斯辰……”

“……”

接下来即是欧明轩长达几个小时的张狂吐槽。

尽管被骂得出言不逊,夏郁薰却莫名觉得心境很多了,胸口闷闷的感触也减轻了不少,困意便涌了上来。

“学长……你骂累了吧……我好困啊,要睡了,明日再骂好欠好?晚安……”夏郁薰喃喃了一句,便进入了梦乡。

听着手机那头的呼吸声,欧明轩一阵无语,死丫头,大深夜的把他惊醒,他骂精力了,她自个却是跑去睡了。

第二天,夏郁薰觉得身表现已很多了,无法冷斯辰给她组织了住院查询三天,并且他之前现已和老爸说了她要出差三天,就算这会儿出院也不能回家,只能持续在医院里待着。

医院后边的小花园里,柔软的草坪上,夏郁薰将单手枕在脑后,享用着清风拂面和阳光的沐浴,心境逐步好了一些。

这时,一片暗影俄然从头顶飘了过来。

夏郁薰猛然张开双眼,眼里杀气大盛地咆哮一声:“哪个杀千刀的挡我光!”

“哟,精力不错得很嘛,真看不出你哪里有身为患者的自觉。”

头顶上方欧明轩欠揍的声响悠悠然地飘扬而来。

夏郁薰猛地坐动身子,拔了一把小草尽数砸到他的身上,然后用力捏了捏他那张最瑰宝的俊脸:“我是不是见鬼了?清晨给你打电话的时分,你不是还在C市吗?我不留神睡着了忘了挂电话,你也不知道挂断,远程周游话费多贵你知道吗?我早上起来都停机了……”

欧明轩皱着眉头躲开她的蹂躏:“你给我温顺一点,疼死了!痴人,鬼能有影子吗?”

“切,你早年不是还要我千万别对你温顺,不然会做噩梦吗?真是善变的男子!”夏郁薰轻视地看他一眼。

欧明轩也欠好她多作争论,自顾自地躺了下来,然后又很不谦让地将脑袋枕在她的大腿上。

大腿上先是一重,随即被头发扎得有些痒,夏郁薰蒙了,随后气得日照香炉生紫烟:“欧明轩!你你你……你给我滚下去!”

气死了!气死了!这种动作只需情侣之间才干够做的好欠好?

欧明轩不闻不问地闭上双眼:“郁薰,我就睡一顷刻间……”

这家伙怎样回事?声响听起来比她这个患者还衰弱……

该不会是由于忧虑自个所以连夜赶回来的吧?

看着满脸疲乏的欧明轩,夏郁薰有点心软:“那……那就一小会儿……”

一顷刻间时刻曩昔了,又一个一顷刻间时刻曩昔了。夏郁薰总算不由得推了推他的膀子:“时刻到了。”

欧明轩咕哝:“再一顷刻间……”

“喂,你怎样如同几辈子没睡过了相同?”

欧明轩模模糊糊地答复:“三天。”

夏郁薰差点儿被自个的口水呛死:“三天不睡,你干啥去了?还有啊,你好好的干吗连夜赶回来?电话里不是说后天才干回来的吗?”

“别吵我,困……”

“这么困,回来了就回家睡觉去啊!跑我这儿来做啥?”

“睡。”欠揍的答复。

夏郁薰满头黑线地看向这个将自个的大腿当成私家悉数物,睡得一派心安理得的或人。

“郁薰……”

夏郁薰听到他叫自个,当即警觉起来:“干啥?你该不会是还要我去替你拿床被子吧?我通知你,你不要得寸进……”

夏郁薰话未说完,欧明轩打断她臆想:“痴人,看到你没事,我就定心了。”

两人死后的不远处,忍了整整一天,毕竟仍是不定心赶来医院的冷斯辰站在树荫下,面色是史无前例的阴沉。

顷刻后,他自嘲地低笑一声,将手中的零食、饭盒全都扔进了周围的废物桶。

听了欧明轩的话,夏郁薰愣住了,难以幻想地看着他:“学长,你该不会真的是由于我昨夜那个电话才特意连夜赶回来的吧?”

欧明轩身子一僵,轻嗤一声:“夏郁薰,你少自恋了。”

夏郁薰这才松了口气,拍拍自个的胸口:“吓我一跳,浑蛋,害得我还小小感动了一把!”

欧明轩此时在心里咒骂着,死丫头,昨夜不可思议打电话给他,说了一番不可思议的话,问了半响才搞了解正本又是为了那个该死的冷斯辰。他心里气归气,但仍是一刻都待不住连夜开车赶了回来。

“夏郁薰!”

“干吗?连名带姓叫我真的很厌烦哎!”夏郁薰不满道。

欧明轩狠狠戳了戳她的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夏郁薰,你真是没有长进。”

夏郁薰连连往后躲:“说话就说话,别着手动脚,我即是没长进怎样了?”

“那个男子都快被你宠上天了,活该你天天受他欺压!”

“也没有天天欺压我,他昨日还救了我呢。”夏郁薰咕哝。

“那是他应当做的,这点小恩小惠就把你收买了?我说你能不能给我争点气?你有今日完满是作茧自缚!”

“这话你昨夜说很多遍了……”

欧明轩持续戳着她的脑袋:“那我有没有跟你说,就算你要追男子也要把脑子放聪明点?真实不可就去读读<孙子兵法>,翻翻“三十六计”“心灵鸡汤”也罢啊!懂不了解啥叫欲取姑予?知不知道啥是以退为进!对待男子要忽冷忽热、敬而远之;要温顺关怀,也要蛮横奥秘;要被逼中显自动,自动中显被逼。千依百顺那是最下乘的办法,最上乘的办法是求而不得。夏郁薰,你那个痴人脑袋就只会用最下乘的办法!”

这死丫头,知道她以来,她一贯都是没心没肺开高兴心的,却老是为了冷斯辰那浑蛋把自个弄得一身难堪。只需一遇到有关冷斯辰的作业,好好的一个女汉子当即变得伤春悲秋、哀怨伤怀,就差学人家林黛玉葬花了,真是想到就来气。

夏郁薰听完欧明轩一番喋喋不休夸夸其谈的“论怎样搞定男子”今后,登时双眼放光,满脸崇拜地看着他,几乎恨不能直接把他供起来崇拜了:“学长,你好博学!”

欧明轩冷哼一声:“你如今才知道?”

夏郁薰嘿嘿笑着,然后一脸奉承地问:“学长,大神!依您之见,您觉得小女子如今该用何计?”

欧明轩白她一眼,他会教她怎样去追冷斯辰?除非他疯了!

欧明轩做凝思深思状,然后说:“你要做的榜首件事是……别给我一天到晚围着冷斯辰那家伙散步!”

夏郁薰被他吼得缩了缩脖子,留神翼翼地问:“那依您之见,我该围着谁转?”

欧明轩邪气地勾起嘴角:“我!”

夏郁薰瞪大双眼:“开打趣,围着你转,你付我薪酬?”

“又没让你辞去职务,你先请假一星期,把他晾几天再说。只需你不在身边了,他才会发现你的首要性,你要给他时刻想你,以退为进、欲取姑予懂不了解?如今这是最适宜你的办法。”

欧明轩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在想,就你那样恐怕也底子没啥首要性,等你回去发现那个男子底子不介怀你是不是脱离,或许就该死心了。

“以退为进……欲取姑予……”夏郁薰天然不知道欧明轩心里的小九九,听得连连允许。一贯以来她老是静心向前冲,竟从未想过这些。

“有道理有道理,刚好我还能够趁这个机遇请病假!”

所以,欧明轩的奸计就这么轻松达到目的了。

又是绵长的一天往后,夏郁薰总算能够出院了。

至于跟冷斯辰请假的作业,出人意料地顺畅,顺畅到让她非常、极端以及分外挫折。

欧明轩停着车在她公司楼下等她,看她一脸不高兴地走出来,不必问也知道作用了。

不过,了解知道作用他仍是成心问她:“怎样样?你们无穷的老板有没有恋恋不舍?有没有对你嘘寒问暖?有没有热心款留你,通知你公司和他都没了你不可?”

夏郁薰狠狠瞪他一眼:“开你的车。”

其时的景象是这么的。

夏郁薰走进总裁单位:“总裁,我想请一个星期的假……这个,那个,是由于……”

“嗯。”冷斯辰埋着头看文件,从头到眉头都没有抬一下。

完了。

夏郁薰就这么请到假下楼来了,从前预备了整整一天的好几套方案的台词和托言等被冷斯辰一个字全憋了回去。

“学长,这七天我不上班要怎样过?”夏郁薰坐在副驾御座上哀号。

欧明轩一只手操作着方向盘,一只手支着下巴,心境好得不得了:“刚好这两天我也没事,你如今就带我去你家拜师学艺吧。”

夏郁薰一跃而起:“欧明轩!你早就方案好了是不是?你竟然估计我?”

“瞧你这话说的,我只不过是趁便罢了,首要还不是为了你吗?”

夏郁薰将信将疑地看着他,越看他越像一只狐狸,仍是个有千年道行、九只尾巴的那种。

夏郁薰正在想入非非,俄然留心到欧明轩这车,不由得吐槽道:“啧啧,竟然是兰博基尼最新款,必定是租来的吧!很多男子追女孩子的时分要形势都会去租名车,莫非你刚去送了某个佳人回家,所以顺路过来接我?”

欧明轩的脑门青筋跳了跳,深吸一口气道:“我说夏郁薰,我毕竟做了啥作业让你以为我穷到要租车泡妞的境地?”

夏郁薰眨眨双眼,不移至理地说道:“你做了很多事啊!当年你天天去食堂跟我蹭饭,连上网包夜都让我付钱,人家送女孩子生日礼品都是送花送蛋糕送布偶啥的,可你倒好,我过生日,你竟然做个破纸灯在宿舍楼顶处处飘,还差点儿烧了校园电线,你就算送我一块钱一个的护指套也罢啊!竟然连一块钱都舍不得花!”

欧明轩捂住胸口,一副受了重伤的姿态。

苍天!谁来救他!

他跟她蹭饭那是由于要逃避那些女性的约请,拿她做盾牌;上网包夜让她付钱那是由于身上历来不带零钱;至于破纸灯,那但是他亲手做的孔明灯。

她毕竟懂不了解情怀,懂不了解浪漫?换单个的女性早就哭着以身相许了好吗?

欧明轩真实是拿她没办法了,以她的智商底子跟她阐明不清,毕竟只好扔掉了阐明。

一个小时后,两人到了城外。

欧明轩找了个本地将车停好,远远看到了“精武馆”的大门。

夏郁薰的老爸夏末林年青的时分当过几年兵,退役后又做了拳击手,得过好几个世界大奖,成婚今后便退下来,用之前攒的钱做了些小本生意,卖体育器件之类的,后来生意越做越大,开了几个高规范的健身房,又创办了A市最大的保全公司。

生意安稳下来今后,夏末林迷上了传道授业,把家里的宅院改成了操练场,门口挂了个“精武馆”的牌子,收了一批天资不错的少年。至于夏郁薰,夏末林非常不期望自个的女儿承继他的衣钵,毕竟是女孩子,成天打打杀杀的太不像话了。

他立志把女儿培育成淑女,无法夏郁薰一路朝着女汉子的路途狂奔而去,几头牛都拉不回来。那丫头从三岁开端打架没输过,考试没及格过,妥妥的学渣,仅有拿得出手的只需体育。高三那年要不是冷斯辰帮她补课,她连体育系的大学都考不上。

夏郁薰和欧明轩走到大门口,俄然有不明飞行物从宅院里朝两人飞了过来。夏郁薰一个旋风腿把那玩意踢了回去,宅院里登时传来啊的一声惨叫。

接着,不明物体一个接一个地飞出来,夏郁薰美丽的连环踢让它们全都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宅院里的惨叫声此伏彼起。

“哼,虫篆之技,竟然还敢拿出来丢人现眼。”夏郁薰冷哼一声,推开颇有几分古风神韵的铜环大门。

只见宅院里二十个小伙子利索地站成两排,夹道恭迎,齐声喊道:“师姐--”

夏郁薰随意地挥挥手:“平身平身,该干吗干吗去。等等,张宝、余乐、韩风,你们三个给我留下。”

夏郁薰指着其间一个光头,一个平头,一个爆破头,把三个少年留了下来。

三个少年一齐用无比八卦的目光盯着夏郁薰身旁英俊洒脱金光闪闪的男子。

光头张宝:“师姐,这位是?”

平头余乐:“您相公?”

爆破头韩风:“啊哦,该不会真的是师姐夫吧?师姐夫是不是目光不太好?”

夏郁薰在三个少年每人脑门上敲了一下:“给我闭嘴!我说你们能不能换个把戏,每次都是那招,你们不腻我都腻了。”

张宝:“师姐,咱们换了啊!”

余乐:“真的换了!”

韩风:“张宝和余乐说的是真话,咱们前次用的是苹果,后来通过师姐的教训后觉得糟蹋食物欠好,所以咱们这次换成鞋子了。”

夏郁薰一声狮子吼:“你们这帮小王八蛋,竟然用臭鞋子狙击姑奶奶!全给我去面壁面壁--”

“是--”三人排队小跑,咚咚咚闪去墙角了。

欧明轩满头黑线,原以为他所了解的夏郁薰现已够暴力了,没想到他之前看到的正本仅仅冰山一角罢了。这丫头还真是……精力充沛啊!

“郁薰。”

这时,屋子里走出一个穿戴宽松道服、面貌威严的中年男子。

(待续)

本连载选自<总有一天你会喜爱我>

连载丨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4)(图三)

这是一颗夏天烈日

越挫越勇二十年

总算消融冰山的故事

连载时期点击破千万,改写你的萌点

(长按辨认二维码即可收购)

连载丨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4)(图四)



点击「阅览原文」抢购<总有一天你会喜爱我>,萌翻天的爱情手册,人手必备~

关键字: 喜欢,丨总,有一天,你会,连载,明天,点击,冷斯,你有,高攀,关系,一种,夏郁薰

特约作者

推荐阅读 ^o^

只需2.5年  你的年薪将会令你惊叹!!!

只需2.5年 你的年薪将会令你惊叹!!!

『中國邊疆研究與歷史書寫』研討會日程安排

『中國邊疆研究與歷史書寫』研討會日程安排

过真伤己、过直伤人

过真伤己、过直伤人

中国人走得太远太快,灵魂跟不上了(深度好文)

中国人走得太远太快,灵魂跟不上了(深度好文)

他说第二,有人敢说第一吗?

他说第二,有人敢说第一吗?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prve

最后2天丨《独脚戏》,一款有态度的手机壳

上一篇

next

【若禺荟诗】阿桃哥命题:子夜的风 | 本期选诗49首(2016-18 总1026期)

下一篇